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

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举办于1999年9月3日[1]至6日[2],是让受试者只借助互联网在72小时内生存的测试活动[1]。该活动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信息产业部信息化推进司指导,梦想家中文网以及十家中国大陆新闻媒体主办。此测试在中国大陆属首次出现。[1]

事件背景

1999年7月6日,台湾网站“梦想家中文网”[註 1]上海登陆。该网站在上海由金易网络公司建设,定位为中文互联网门户网站[3]网站总经理名为许乃威,董事长为陈文茜[4]

有一回,网站副董事长顾成在上海杂志《新民周刊》裡看到一篇报导。該报导声称,微软的英国分公司在英国进行了一场网络生存测试,受试者在封闭环境下生存100小时,仅通过互联网与外界沟通;结果受试者们“各有所得”,有些还因此出了书;但因微软实验室不愿声张,故此事鲜有人知。顾成阅毕是文后,找到公司副总马昕。后者听罢“感到兴奋”,召集市场部全体成员交流,便有了举办网络生存测试的想法。[5]

筹备招募

后来,测试开始筹备,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信息产业部信息化推进司指导,并由“梦想家中文网”同十家中国大陆媒体——《人民日报》网络版北京电视台上海东方电视台广东电视台、《北京晚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环球时报》、《新民周刊》、《新周刊》——主办[6]。主办者对外声称:“希望通过网络生存这样一种亲身体验的极端方式,来求证中国网络发展的现状和未来。”[7] 测试主办方在赛前找到商务网站“My8848”的市场总监毛一丁,要求赞助,后者当即同意为每位参赛者赞助现金1500元人民币和价值1500元人民币的电子货币。毛一丁还暗示值班人员,在活动期间若有人要求购物,应予以充分满足。[5]

1999年8月18日,网络生存测试的新闻发布会在三地召开。同日,“梦想家中文网”网站开始接受志愿者报名,报名直到同月25日截止。[8]截至当月22日凌晨,京沪穗三地报名总人数为2921人。其中,广州报名者300余人,占一成多;上海1700人,占近六成,北京700人,占二成多。[9]而截至23日上午9时30分,测试的报名者已突破3500名,其中男性网民数量占多,有2946名,占83.4%。报名者在报名表上填写的“心愿”亦五花八门;一位上海女孩称要在这72小时中,给各国元首发电子邮件,主题是和平;一位男性网民则写道:“希望这三天能买到啤酒喝”。[10]测试最终有5068人报名,其中上海2585位,北京1519位,广州743位,其他地区22位。其中最年轻者9岁,最年长者73岁,俱出自北京。[11]《北京晚报》称,根据分析,北京报名者的网络素质和网龄“明显强于上海”[10]。而据《羊城晚报》,广州报名者较之京沪而言,更关注亲身体验网络商机,打算利用网络做生意;且低龄化特征明显,30岁以下者占近90%,网上交友是相当一部分广州报名者的愿望。[9]

报名结束后,主办方在五千余报名者内抽取48人[12](《北京晚报》称18人[11])。《北京晚报》声称抽取方式是随机抽签[11]。之后主办方再将获选者的情况登于网上,在27日至29日由网民线上投票[11]及媒体评审[13],产生最终12位入选者。并于8月31日正式公布12位入选者及其替补之名单。[11]最终入选者中,男女各占一半。其中年龄最大者35岁,最小者18岁;学历最高者乃研究生,最低者高中未毕业;网龄最长者已有4年,而最短者——一位叫郭世鹏的北京志愿者——网龄和每周上网时间均为零。[14]9月1日,作为上海区票选结果第一的2631号,于早晨9时34分发传真告知称,家人住院开刀而其无法脱身,宣布弃权。而候补的第二名5076号于次日下午告知单位不准假,只得退出。当日16时,“梦想家”网站将此消息通知给候补的票选第三名者——彼时在上海工程机械大学服装学院三年级就读的冷明,而此人最终得以参加。[7]

最终受试者姓名 编号 DOL用户名 居住处 受试处 时年(岁) 网龄 参考脚注
郭世鹏 5077 rainhard 北京 广州 18 0 [7][15]
张春楠 未知 crazynet 北京 广州 28 2年 [7]
程轶群 未知 angelsh 北京 上海 22 1年 [7]
梁于阳 2264 goast 北京 上海 27 4年 [7][16]
何一虬 1177 shhai 上海 北京 未知 未知 [7]
冷明 315 xjun 上海 北京 未知 2月 [7]
沈君贤 457 未知 上海 广州 19 未知 [14][16][17]
未知(化名“风”) 未知 未知 上海 广州 未知 未知
徐俊斌 1034 people 广州 北京 未知 未知 [7]
梁碧霞 3122 hero1 广州 北京 未知 未知 [7]
张崧 未知 未知 广州 上海 未知 未知 [18]
未知 未知 未知 广州 上海 未知 未知

至9月2日,受试者已接受过健康检查,并同主办单位、保险公司签订合同。另在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专家指导下,[14]受试者接受了北京华理心理健康中心主持的心理测试,以便掌握其心理状态。受试者笔答人格焦虑抑郁三份试卷,每份试卷有 选择题20道左右。有一位北京地区的受试者略有抑郁倾向,其余者均为"外向沉稳"型。[7]同样的心理测试在活动结束后还会进行一次,以观察长时间的网上生活对人影响几何[14]

规则配置

产生于北上广各4位的受试者,将被异地分配到此三城的12个酒店高级套房里[6]。活动之前,他们的行李已被封存,衣服亦统一由主办者提供[14]。每人持有1500元人民币现金与价值1500元人民币的电子货币[6]。房间内配备可拨号上网台式机,其操作系统Windows 95[19]。除此之外,没有电话电视等电器[6]。房内没有拖鞋[20],除一卷卫生纸外没有其他卫生用品,此外还有一张光板床[6]。据《光明日报》于当年9月1日称,测试组委会人士透露,其有给参测者提供一个文件袋,里面包括一份“生存地址的搜索办法说明”,而该材料详情未予透露[13]。主办者还为每位受试者单独建立了电子布告栏[21]。72小时中,受试者不能离开房间,只能通过网络购买衣食之物[6],但通讯器材不得借由网络购买[14]。受试者被允许通过网络请人送物,惟须交到活动组委会指定地点,由工作人员转交[13]。除了生存,在72小时之内把主办方提供的钱消费完也是任务之一,惟若透支,超出的额度需自行支付[14]。活动结束后,未花完的钱如数收回[22]。房内有摄像头布置,以观察受试者举动[7]

测试过程

3日

测试在9月3日(星期五)14时开始[7]。北京测试点在保利大厦[23],上海测试点在华亭宾馆8层[24],广州测试点在江湾大酒店[25]。赛前,《人民日报》记者询问于北京受试者有无提前做功课——如提前记住几条可订餐的网址,均得到否定的答复[7]。测试开始58分钟时,上海已有人网上订餐成功。[14]来自上海的受试者冷明则在北京地区最先拨号上网。其他人尚受漫游状况不佳的账号困扰之时,她已浏览了快餐公司“某某豆浆”[註 2]网站的豆浆油条[7],并于16时09分订餐成功。31分钟后,此君收到了快餐。[14]后来,位于北京的受试者清一色订购了“某某豆浆”的快餐[23]。至17时20分,冷明还浏览了“梦想家”网站关于自己的新闻,读了自己的电子邮件[7]。在上海的一位受试者网聊时突发眼疾,当即网上求救,与之聊天的一位上海网友遂携眼药水火速赶到,事态好转[23]。而1034号受试者开始测试后,拨了几次163,然未连接成功。后来此人试了2631等号码,皆不行;最终拨上2911,但速度极慢——打开一个网页的期间,他将窗外的高楼数了几遍。他也无法打开网购页面。过了7个小时,他最终拨通163,得以相对快速地阅览网页。[23]晚上21点,京滬两地几乎全部测试者吃上了晚餐,位于上海的1718号更购买了一台饮水机[26]。 9月3号当天,被北京受试者访问和定货最多的是“My8848”,购买商品从牙刷俱有。1034号买到一箱方便面和一个电热锅,于是房间里有了能应付72小时的食物。至于此测试中首位成功使用电子货币网物者,是来自广州的3122号受试者——当晚21时左右,此人用一卡通买了汽水饼干,共计126元人民币。[23]当日在广州,上海受试者沈君贤找到诸多网购网站,并购买了可乐VCD毛巾毛毯、牙具、海鲜[14]。此君于19时30分成功得食[26]。在广州的另三名受试者于晚上21时20分前亦吃到了第一餐,其中一位还买到一白灼虾[27]。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后[23],沈君贤与一家北京花店的老板网上联络后[22],准备为之做网店。当晚除了他,京沪穗其余人皆睡光板床。惟沈虽有毛毯,却无枕头,只得枕着抽屉睡。[23]

4日

9月4日晨,1177号受试者起床后做的头一件事就是购买棉被。来自广州,在北京受试的徐俊斌冻醒了好几回,起床即抱怨北京之冷,并称“差点想把窗帘拉下来”。[23]据《中国青年报》称,所有受试者此间均有过睡眠,惟时间皆不长[28]。 上午,在上海,持有中国银行卡的张崧找到了唯一一家能用此卡的上海商户,填写资料并提交成功后却被告知货品将在5至7个工作日内送达[18]

而测前网龄为零的受试者郭世鹏粒米未食[23],睡了不到2个小时[28]。凌晨4时,甫一醒来,郭辄挣扎到电脑前网上觅食。这段时间里,此君未上网,而是锲而不舍地翻查Windows 95界面。[23]后来,他找到了订餐网址,订单亦填妥,但因没有学会收发电子邮件,无以确认订单[27]。如此先后尝试了31次[25]。郭曾联系上自己的朋友,然而他们身在北京,爱莫能助[28]。他亦未打开主办者要求的网上对话工具,主办者因而无法借网络帮助他[27]。在网上观看测试的诸多网民给他发信,欲教其访问哪些网站、何以订餐,甚至有人提供了自己的邮箱地址与密码[23]电子布告栏上有三百余为他支招的帖子[27]。惟郭无得阅之。第22小时,主办方已通知医生待命。[23]当日15时40分,即测试的第25小时40分钟,受试者郭世鹏坚持不住,宣布退赛[28]。退赛后医生对其检查,发现其手冰出虚汗[29]。但除了有些困倦以外,郭的精神与生理状况皆正常[29][25]

5日

9月5日晨,退赛的郭世鹏已乘最早的航班离穗返京[29],以赶上下午的学校课程[25]。何一虬的网上虚拟公司亦开张。当日,一位代号“晓兰之介”的小伙子,为受试者梁碧霞送去两盒蛋糕。[15] 14时,沈君贤的网上花店开张,名为“神秘岛”。该店可接受北京、广州、西安等12城的订单,利用信用卡或现金付账。[22]《生活时报》称其生意“不错”[30]

16时整,随着受试者们生存状况的改善——从解决温饱到学习购物,测试步入了新的阶段,即大量使用电子货币进行生活用品以外的网购。惟到货速度慢这一问题仍未解决,使得网购无法应急。[30]据当日出版的《羊城晚报》,仍在广州的受试者中,沈君贤还余价值200元人民币的电子货币与不到1000元人民币的现金,张春楠还剩现金500多元人民币[29]

当日的新闻发布会上[30],主办者推出数奖项,以鼓励受试者多行网购[15]。奖项详情见下表。

奖项名称 评判标准
巧用电子商务奖 在网络上用电子货币进行商务活动情况之优劣
网络生存质量奖
  1. 达到自己参赛目标与否
  2. 所购生活用品丰富与否
  3. 所购饮食种类多样与否
  4. 访问网站与建立主页数
生存测试最佳创意奖 上网、购物之创意程度几何
网络之旅最佳人际沟通奖 网络交际能力
最佳表现奖 各方面综合表现
新闻参考:曾正航. 参加网络生存测试的人越过越滋润. 四通利方·新浪网 (科技时代). 1999-09-06.

网站“某某豆浆”与“My8848”也在“梦想家中文网”主页设了链接。三地受试者订购的商品成批送抵,有成箱的可乐、纯净水、点心、成鲜花、牙刷、毛毯,此外亦有书——《十万个为什么》和《摄影手册》。北京有受试者买了一台打印机,亦有人买了一支高级转笔刀,花了99.8元人民币。[15]代号为“风”的受试者订购了电视卡、摄像头、三个不同颜色的微型电话机,此单共计1399元人民币。张春楠一直从是日晚忙碌到6日凌晨,成功花出第一笔电子货币。而沈君贤已于当日将钱花完。[22]有的受试者长时间流连于网络聊天室,与网民闲谈;有的徘徊于新闻频道,阅读关于自己与活动的新闻;有的在听买到的CD歌曲或通过网络下载的歌曲。来自上海的受试者冷明浏览诸女性站点,并作比较表格。[15]

6日及颁奖

上午11时许,沈的花店“神秘岛”有了第一笔进账[22]。至结束,花店赢利150元人民币[31]。活动后,此君会在此花店的上海分店继续做兼职[22]。活动快结束时,有受试者购买的扫描仪、打印机和杀毒软件等到货[32]。受试者们仍有诸多的订货没有送到[33]

14时,“72小时网络生存”活动宣告结束[34]。受试者中,程轶群是惟一穿着自己网购到的衣服走出房间者[35]。有记者进入一些受试者房间内,看见屋里到处都是餐具盒、食品盒、矿泉水箱等[36],有的选手房间有异味[24]。受试者们都接受了半小时心理检查,以供评定此测试对受试者的影响。检查后,北京受试者均声称自己“非常愉快轻松”。[31]在广州的3人表示“蛮好”[37]。15时[38]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科学院心理所郭念峰教授表示:“各项检测显示,测试者们太疲惫了! ”[31]受试者的稳定性、注意力记忆力等俱明显下降[36]。《生活时报》记者形容在北京的发布会场面“比较冷清”[38]

整个测试过程中,全部测试者共消费人民币8773.84元,其中现金人民币6919.50元,电子货币共值人民币1854.34元[38]。据主办方统计,大多数测试者都花了60%以上的时间在网上为自己购置食物和水,其中一位测试者的比例甚至达到了84.3%。据《北京青年报》称,上海网商在满足受试者物质需求——如食品——方面,表现较好;北京网商满足精神需求方面——诸如书籍、鲜花——表现更优。72小时中,大多数受试者没能做到完成事前拟定的工作计划。[39]

《北京晚报》记者孙海东曾尝试在某网站订餐,却被告知只为受试者服务[33]。《中国青年报》记者信海光在9月4日中午亦尝试之,结果一样[28]。《羊城晚报》文称,应活动而生的网站“并不在少数”,网络生存之商机引京穗沪三地网络公司重视。如上海某网商在主页上专门挂了“72小时网络救援行动”图标,受试者只要点中它,食物就会及时送到。[37]该网商还在主办方为受试者设的个人电子布告栏中留言称:“一定让你们吃好早餐”。测试期间,“梦想家中文网”主页上出现大量广告,如“某某商家与您携手度过72小时”“某某宾馆全力支持挑战者”。[40]此测试刚结束,广州的“CHINAWILL测试版”旋即关张[37]。而也有网商如“My8848”从此开始向普通订户提供食品[41]

9月16日,测试优胜者评出。来自北京的受试者梁于阳,因把主办方提供的钱花得只剩下价值7元人民币的电子货币,得“巧用电子商务奖”。来自北京的程轶群,穿着自己购到的衣服走出房间,以及曾买到化妆品,故而得“网络生存质量奖”。在72小时中,同自北京的张春楠房间内有了花床单、花枕头、各式鲜花,所有矿泉水瓶都用来插了花。此君因之得到“生存测试最佳创意奖”。来自广州,在京受试的徐俊斌在京找到一位网友,后者在全聚德为徐买了两只烤鸭并送去。徐将全部烤鸭分成4份,其中3份分给在京的其他三位受试者。徐因之得到“网络之旅最佳人际沟通奖”。另有5位受试者获特设的“有故事的人”奖。[35]

社会评价

网上购物其实很容易,我其实一共发了36个Email,但一个回音都未收到。我不知道中国网络适不适合我这样零网络的人?

提前退赛的受试者郭世鹏[38]

1999年9月6日,测试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人士称,此测试不仅针对受试者,实际上亦暴露出中国大陆电子商务发展过程中诸急待解决之问题,因而对推动中国大陆信息化进程有现实意义[42]。《人民日报》认为此测试可使互联网更深入人心[12]。 《新闻记者》指出,许多未接触过互联网——甚至电脑者,通过媒体围绕此活动的报道,对互联网产生兴趣[43]。《南方周末》认为,这次测试不只是对“中国网民网上生存能力的测试”,是对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内容提供商服务质量的测试,亦是对网上销售商反应速度和银行对电子货币受理确认速度的测试[44]。受试者梁于阳称网购不方便,无法用以购食[42]。《生活时报》文称,受试者消费总额8773.84元,“电子货币只用去1854.34元”,侧面体现中国大陆电子商务“很不发达”[38]

《解放日报》曾于测试后采访业内人士。其中,国脉网营销部唐经理指称,此测试误导了大众对网络的认识,还歪曲了电子商务的真正含义。因彼时中国大陆电子银行的安全性无法得到保证,故网购未普及;而测试中的购物方式是网上订物、货到付款,最多只能称为“外送”。国中网的麦京庆认为,在中国大陆互联网不完备的情况下,此活动无意义。[45]《中国青年报》贾亦凡评论认为,在活动中,能在超市里买到之物却网购,是舍近求远,“违背了国际互联网诞生的初衷”[46]。《光明日报》林克评论认为,测试的隔离规则与互联网的开放属性背道而驰,且测试结果或误导网络零售业——称“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在网上卖”,想做可提供全部生活用品的网站“注定失败”[13]

《北京晚报》报导称,在测试过程中,北京因为有“My8848”和首都图书大厦这类试点工程,其购物环境较优于沪穗二城。但来自上海的“某某豆浆”也起到了作用。[18]该报记者孙海东因某网站只为受试者服务,在报导中写道:“这多少给人‘做秀’的感觉”。[33]《羊城晚报》张军评论称,测试中网商的积极响应不意味网购之便利快捷,只是预定范围内的定向发售。[40]9月6日下午3时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有记者向受试者提出:“你因为在参加测试,所以‘某某豆浆’比较关注你,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网民,你会怎样?”[38]

9月5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称,有网民认为“给的钱”与“帮的忙”过多,此时的受试者“太舒服”[15]。 《羊城晚报》文章认为,受试者完全有机会先查找好可助生存的网站,并先约好同伴以照应。再加上主办方为每位受试者建立的电子布告栏,使得“作弊和所谓的‘帮助’变得异常简单”。主办方就此说回应称,这既然是测验,“由于事情本身的新闻效应所带来的连锁反应他们无话可说,要说的话也只是感到高兴”。[21]《光明日报》林克评论亦持此说,认为应在外界不知的情况下,随机选受试者以测试。并就允许他人经主办方转手送物这一规则提出质疑,认为这与主办方宣传的的“隔离”矛盾。还称主办方在测试前提供的“生存地址的搜索办法说明”文件袋大有文章可做。此外对于受试者的评选方面,林克质疑透明度有所欠缺,且由媒体选中的人有利于其炒作。[13]易富网总裁陈晓峰对《解放日报》记者称,此活动不排除有很大商业炒作成分[45]。《中国青年报》贾亦凡评论亦认为,“梦想家搜寻网”借此营销,而大陆媒体“入了商家的道”,为其起了宣传作用[46]。《光明日报》林克声称有“业内人士”认为活动本意好,但选择炒作即意味失败[13]

《新闻记者》认为,围绕此测试的报道,可看出报纸广播电视、网络四类媒体的竞争与合作[43]

广州医学院李幸民教授说,此测试如一个有限度的隔离试验——受试者无法直接与人接触,仅可借网络进行人际交往。若其精神需求无法满足,则或出现轻度的焦虑、恐惧等心理。[29]

测试之后

此场测试开始后,“梦想家”网站的日访问量辄以每日五千人次的数量上升[47]。次年1月,中国大陆信息部门公布大陆网站评监报告,「梦想家的媒体」进入「优良生活与服务类网站」前五名。活动八个月后,即2000年5月,“梦想家的媒体”网站决定购入中国大陆社区网站「中文热讯」之54%股权,存续公司命名为「梦想热讯公司」。此番并购成台湾网站并购中国大陆网站之首例。总经理许乃威称,「梦想家的媒体」原愿借入口网站起家,但因两岸华文门户网站市场已被新浪奇摩等“大网站”控有,“梦想家”发展空间不足,故在董事长陈文茜与董事会决议下,转型进入其认为彼时处于萌芽阶段的中国大陆电子商务市场。[4]但四年后,“梦想家”网站早已不存在[19]

在这次网络生存测试之后,亦有诸网络生存测试或比赛在台海两岸举办。1999年11月26日至次月11日,“网络生死决战十五天——电子商务生死大调查”比赛在台湾举行。该赛由“梦想家”网站与中华民国经济部商业司主办。参加者持五百圆新台币额度信用卡、一套衣服、一个互联网账号,被分别隔离在酒店房间内,仅靠互联网对外联络。室内无电脑外任何电气设施,有网络摄像头监控。其间,他们须网购吃穿之物,并设法赚到十五天的生活费用,成功存活十五天并有最多现金者得胜,可受奖金新台币二十万圆。最终结果为,有二位坚持到最后,惟未通过互联网盈利者得胜,平分奖金。据《INTERNET信息世界》杂志说法,二者凭借“挨饿”撑过十五天,引网民讥讽——“生死决战”成“绝食大赛”。[48]2001年10月,新疆首届72小时网络生存大赛举办,此赛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信息化办公室与2001乌鲁木齐信息技术及产品展览会组委会联合主办,9家网站承办。主办方赛前几个月就多方联系,建立网上虚拟银行、支付认证系统等,还特约一些网站与商家搭建购物平台。参赛的5名选手从两千余名报名者中挑选出来,二女三男。其中在校大学生、医生、公司职员等。年龄最小者尚上大三,最大者彼时四十多岁。网龄最长者四五年,最短者几个月。每位受试者得到价值1000元人民币的电子货币。测试项目包括“互联网基础技术”、“学习能力、休闲情况”、“生活状态”、“网络生存日记”、“工作能力测试”。组委会愿景不仅为借此检验选手网络生存能力,且更主要想检验选手网络学习工作之能力,以引导更多个人乃至企事业单位“更有效地利用网络资源”。最终5名选手不仅“生存”了下来,还完成了任务。大赛还组织网民投票,评选“最佳人气奖”。[49] 而2003年10月11日,又有“100小时无线网络生活挑战”在北京亚运村小营举办。三名挑战者在透明玻璃屋内完成100小时的无线网络生存,他们各持一台无线上网笔记本电脑与3000元电子货币,并要完成网络购物、网络娱乐学习、交际四块任务。[50]

条目注释

  1. ^ 亦有媒体称之为“梦想家搜寻网”[3]、“梦想家的媒体”[4]
  2. ^ 此仅为化名,真名本条目不具。下文“某某”亦同。

参考资料

  1. ^ 1.0 1.1 1.2 京沪穗举办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活动. 四通利方·新浪网 (科技时代). 1999-08-19 [2015-07-08]. 
  2. ^ “网络生存”激活众多主页. 新浪新闻 (生活时报). 1999-09-09 [2015-07-08]. 
  3. ^ 3.0 3.1 立足上海的梦想家. 上海微型计算机 (上海: 长江计算机(集团)公司·上海市计算机学会·上海复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1999, (32) [2015-07-08]. ISSN 1007-466X. 
  4. ^ 4.0 4.1 4.2 台湾梦想家购入大陆中文热讯五成四股权. 中国新闻社 (中国新闻网). 2000-05-04 [2015-07-08]. 
  5. ^ 5.0 5.1 林军. 《沸腾十五年》. 北京: 中信出版社. 2009. ISBN 9787508615851. 
  6. ^ 6.0 6.1 6.2 6.3 6.4 6.5 网络“鲁滨孙”演出二十一世纪生存方式. 四通利方·新浪网 (科技时代). 1999-08-18 [2015-07-14].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7.13 7.14 7.15 关你72小时——饿与孤独谁更恐?. 人民日报社 (人民网). 1999-09-03 [2015-07-15]. 
  8. ^ BS19990818-东视新闻:中国首届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即将举行. SMG (SMG版权资产中心·上海音像资料馆). 2014-05-24 [2015-07-14]. 
  9. ^ 9.0 9.1 “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报名踊跃. Chinabyte (新浪网·科技时代). 1999-08-24 [2015-07-14]. 
  10. ^ 10.0 10.1 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报名者突破3500名. 《北京晚报》 (新浪网·科技时代). 1999-08-23 [2015-07-14].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网络生存测试5068人报名. 《北京晚报》 (新浪网·科技时代). 1999-08-28 [2015-07-14]. 
  12. ^ 12.0 12.1 王淑军. 我国首次网络72小时生存测试今日顺利结束. 人民日报社 (人民日报网络版). 1999-09-06 [2015-08-12].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林克. 网络72小时生存测试有何意义. 《光明日报》 (光明网). 1999-09-01 [2015-07-15].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网上生存测试:活下去,还要活得好. 《中国青年报》 (新浪新闻). 1999-09-04 [2015-07-14].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信海光. 54小时过去,测试者苦尽甘来. 《中国青年报》 (新浪新闻). 1999-09-06 [2015-07-15]. 
  16. ^ 16.0 16.1 曾正航. 网络生存测试五大奖均有得主. 《生活时报》 (光明网). 1999-09-17 [2015-07-16]. 
  17. ^ 在穗进行网络生存测试的四选手表现各异. 中国新闻社 (新浪新闻). 1999-09-04 [2015-07-16]. 
  18. ^ 18.0 18.1 18.2 王学锋. 记者网上生存发现网上购物送货忒慢. 《北京晚报》 (新浪新闻). 1999-09-05 [2015-07-16]. 
  19. ^ 19.0 19.1 电子商务丢了谁的脸. 中青在线 (青年时讯). 2003-10-23 [2015-07-14]. 
  20. ^ 王学锋. 《谁来网络中国》. 北京: 中国青年出版社. 2001: 49. ISBN 9787500641636. 
  21. ^ 21.0 21.1 刘永钢. 网络生存是否作弊. 《羊城晚报》 (新浪新闻). 1999-09-10 [2015-08-12]. 
  22. ^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翁昌寿 姜齐放. “独行侠”下午弃网出“孤岛”. 《羊城晚报》 (新浪新闻). 1999-09-06 [2015-08-09]. 
  23. ^ 23.00 23.01 23.02 23.03 23.04 23.05 23.06 23.07 23.08 23.09 23.10 23.11 冯瑞 李莉 王学锋. 网上生存5077号22小时滴水未进. 《北京晚报》 (新浪新闻). 1999-09-04 [2015-07-15]. 
  24. ^ 24.0 24.1 陈岚. 参加测试选手的房间满目狼藉. 《解放日报》 (新浪新闻). 1999-09-07 [2015-08-11]. 
  25. ^ 25.0 25.1 25.2 25.3 郑吴. 广州“网络生存”一测试者功败身退. 中国新闻社 (新浪新闻). 1999-09-05 [2015-08-09]. 
  26. ^ 26.0 26.1 曾鹏宇. 9月4日:有人滋润有人苦. 《北京青年报》 (《人民日报》网络版). 1999-09-05 [2015-07-16]. 
  27. ^ 27.0 27.1 27.2 27.3 翁昌寿 黄伟江 姜齐放 黄巍俊. 网上生存头天“饱三饿一”. 《羊城晚报》 (新浪新闻). 1999-09-04 [2015-07-16]. 
  28. ^ 28.0 28.1 28.2 28.3 28.4 信海光. 网上生存测试第二天:有人挺不住了. 《中国青年报》 (新浪新闻). 1999-09-05 [2015-07-16].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不会收发电子邮件导致25小时吃不上饭. 《羊城晚报》 (新浪新闻). 1999-09-05 [2015-08-09]. 
  30. ^ 30.0 30.1 30.2 曾正航. 参加网络生存测试的人越过越滋润. 四通利方·新浪网 (科技时代). 1999-09-06 [2015-08-09]. 
  31. ^ 31.0 31.1 31.2 信海光. 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者出来了. 《中国青年报》 (新浪新闻). 1999-09-07 [2015-08-09]. 
  32. ^ 图文: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结束(二). 新浪摄影 (新浪新闻). 1999-09-06 [2015-08-09]. 
  33. ^ 33.0 33.1 33.2 孙海东. 体验者最大感受:目前网上不能生存. 《北京晚报》 (新浪新闻). 1999-09-07 [2015-08-11]. 
  34. ^ 图文: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结束(三). 新浪摄影 (新浪新闻). 1999-09-06 [2015-08-09]. 
  35. ^ 35.0 35.1 王学锋. 网络生存测试今天评出优胜者. 《北京晚报》 (新浪新闻). 1999-09-16 [2015-08-09]. 
  36. ^ 36.0 36.1 査九星. 网上生存测试曲终人未散. 《北京晨报》 (新浪新闻). 1999-09-07 [2015-08-09]. 
  37. ^ 37.0 37.1 37.2 翁昌寿 姜齐放. 购物网站来去都匆匆. 《羊城晚报》 (新浪新闻). 1999-09-07 [2015-08-09]. 
  38. ^ 38.0 38.1 38.2 38.3 38.4 38.5 曾杭生. "网络生存"测出什么问题. 《生活时报》 (新浪新闻). 1999-09-07 [2015-08-09]. 
  39. ^ 网络生存测试表明上海好买食物北京好买书. 中国新闻社 (新浪新闻). 1999-09-07 [2015-08-11]. 
  40. ^ 40.0 40.1 张军. 评论:网上交易,啥时才能说爱你. 《羊城晚报》 (新浪新闻). 1999-09-19 [2015-08-12]. 
  41. ^ 阿凌. 网络生存测试今天评出优胜者. 《中国青年报》 (新浪新闻). 1999-09-13 [2015-08-12]. 
  42. ^ 42.0 42.1 娄文. 我很累,但我很快乐!. 《钱江晚报》 (新浪新闻). 1999-09-07 [2015-08-12]. 
  43. ^ 43.0 43.1 交锋、互补与握手——从72小时网络生存报道看四大媒体的合作. 新闻记者 (上海: 新闻记者杂志编辑部). 1999, (12) [2015-08-13]. ISSN 1006-3277. 
  44. ^ 李戎. 中国首届“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 《南方周末》 (新浪新闻). 1999-09-07 [2015-08-09]. 
  45. ^ 45.0 45.1 陈岚. 生存测试无关生存--业内人士的不同意见. 《解放日报》 (新浪新闻). 1999-09-07 [2015-08-11]. 
  46. ^ 46.0 46.1 贾亦凡. “网络生存”有点无聊. 《中国青年报》 (新浪新闻). 1999-09-13 [2015-08-12]. 
  47. ^ 刘树林. 《基因·纳米·网络经济——世纪大爆炸》. 武汉: 湖北人民出版社. 2001: 257. ISBN 9787216032308. 
  48. ^ 台湾网络生存大赛=绝食大赛?. INTERNET信息世界 (北京). 2000, (2) [2015-07-08]. ISSN 1008-2255. 
  49. ^ 惠晓霜 方晓. 新疆首届网络生存大赛5名选手全部“存活”. 新华网 (搜狐新闻). 2001-10-22 [2015-08-12]. 
  50. ^ 网络生存. 京华时报. 2003-10-12: A01 [2015-07-08]. 

外部链接

外部圖片链接

东方电视台对1999年8月18日活动新闻发布会之报道,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版权资产中心

图一(无法访问) 图二 图三 1999年9月6日下午网络生存活动结束,新浪网

1999年9月7日网络生存北京站测试者离开,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