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戰爭損壞法令

1965年戰爭損害法
長標題 一項廢除普通法上,規定官方在參與、即將參與的戰爭爆發期間、或在戰爭爆發的平靜期內,要求官方對官方所造成的財產被損害或被破壞的賠償的權利的法令。
提交者 尼爾·麥德莫英语Niall MacDermot
適用地 英國
日期
御准日期 1965年6月2日
状态:

1965年戰爭損害法令》(英語:War Damage Act 1965;下文將簡稱為《戰爭損害法》),亦可譯為《1965年戰爭損害法》,是一個英國國會法令。該法令在著名案例——伯馬石油有限公司訴總檢察長案之後頒布,是一項十分罕見的具有追溯效力的英國法令。

該法令規定免除官方「在參與、即將參與的戰爭爆發期間、或在戰爭爆發的平靜期內,在官方進行合法的行動時,要求官方對所造成的財產被損壞或被毀壞的進行賠償」的責任。

歷史

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軍隊破壞了緬甸油田,為了防止在其撤退後石油裝置等有關戰略性設施落入推進的大日本帝國陸軍的手中。事後,英國政府拒絕伯馬石油公司的賠償要求,引發伯馬石油有限公司訴訟。之後,上議院判政府敗訴,需支付賠償[1]。政府為避免「伯馬石油有限公司訴總檢察長案」引發大量戰爭索償上訴[註 1],立刻在同年修例[2]

內容

下為法令節錄內容[3]

議會質疑

由於法案一共只有兩節,且第二節只有一句話以標示修正後法令會名為《1965年戰爭損害法》。因此,身為首席大法官帕克勳爵英语Hubert Parker, Baron Parker of Waddington堅決反對法案通過[4][5]

傑里米·索普英语Jeremy Thorpe在法案二讀時質疑「法令是否會拓展應用到被官方的非法行動傷害到的人」,而政府保證道「法令只能應用到官方合法行動中」[4][5]

爭議

民眾認為:在戰爭期間,官方和議會就放棄了憲法標準[2];公共資金的儲蓄似乎比補償那些受政府行為負面影響的人更重要;議會濫用其主權並在法治邊界立法;甚至立法在任何意義上都是違憲的[6]。民眾開始對法律出現信任問題[7]

《1965年戰爭損害法》是一項當時眾所周知且備受批評的附追溯性立法行為,是根據伯馬石油有限公司訴總檢察長案的決定而製定的。伯馬石油有限公司是受破壞影響的眾多公司之一,在戰爭結束後對英國政府採取了行動。雖然他們的訴訟獲得了成功並且被認定有權獲得賠償,但《戰爭損害法》的頒布令該訴訟結果受挫,該法案追溯性地免除了官方對合法行為造成的財產被損壞或被破壞的責任[8][6]

除非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否則不應使用具有追溯條款的法令,並且應該根據「必要性」而不是「可取性」來證明製定此類條款的權力。憲法委員會在其《2005-06年最終進展報告》的第4段中提出:「《2006年房屋公司(委託人)等法令英语Housing Corporation (Delegation) etc. Act 2006》就是必須申請追溯的一個例子。」在例子中,新法令與普世默認的相符,因此,對追溯性立法行為的普遍厭惡性(即:缺乏法律確定性)得到緩和。如果《戰爭損害法》沒有追溯效力,將以提高法律確定性。但相反,它旨在降低政府的補償成本[8],而添加了追溯性,所以出現了新法令與普世默認不符的情況,導致民眾沒有信任新法[7]。雖然《戰爭損害法》的結果可能對政府來說是可取的,與《2006年房屋公司(委託人)等法令英语Housing Corporation (Delegation) etc. Act 2006》不同,法規的追溯性並不是必要的。[6]

法律確定性、法庭的決定是維護人權的最後防線、不溯及既往原則等原則都是法治的重要精神,《戰爭損害法》違反了法治重要精神,導致民眾對法治出現信任問題。《戰爭損害法》立法完成時,在當時英國社會,甚至國際社會引起軒然大波。法令為了免除法律賠償開支而犧牲了憲法與法治[6][8]

其他條目

參考內容

註腳

  1. ^ 由於普通法遵循先例原則,法院會按照該案判定後續的同類案件。由於政府敗訴,所以後續同類訴訟發生時,法院也會判政府需要賠償。
  2. ^ 法令小節標題的英語原文:Abolition of rights at common law to compensation for certain damage to, or, destruction of, property.
  3. ^ 法令內容的英語原文:No person shall be entitled at common law to receive from the Crown compensation in respect of damage to, or destruction of, property caused (whether before or after the passing of this Act, within or outside the United Kingdom) by acts lawfully done by, or on the authority of, the Crown during, or in comtemplation of the outbreak of, a war in which the Sovereign was, or is, engaged.

文獻

  1. ^ For example the War Damage Act 1965 reversed Burmah Oil v Lord Advocate 1965 AC. www.coursehero.com. [2018-09-18] (英语). 
  2. ^ 2.0 2.1 Loveland, Ian. Constitutional Law, Administrative Law, and Human Rights: A Critical Introduction. Constitutional Law, Administrative Law, and Human Rights: A Critical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8-04-05. ISBN 9780198804680 (英语). 
  3. ^ War Damage Act 1965. www.legislation.gov.uk. [2018-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2) (英语). 
  4. ^ 4.0 4.1 Jackson, Paul. War Damage Act, 1965. The Modern Law Review. 1965, 28 (5): 574–576. 
  5. ^ 5.0 5.1 WAR DAMAGE BILL (Hansard, 25 March 1965). api.parliament.uk. [2018-09-18] (英国英语). 
  6. ^ 6.0 6.1 6.2 6.3 Constitutional Standards in the 21st Century - Keep Calm Talk Law. Keep Calm Talk Law. [2018-09-18] (英语). 
  7. ^ 7.0 7.1 Turpin, Colin; Tomkins, Adam. British Government and the Constitution: Text and Materials. British Government and the Constitution: Text and Material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09-01. ISBN 9781139503860 (英语). 
  8. ^ 8.0 8.1 8.2 Harlow, Carol; Rawlings, Richard. Law and Administration. Law and Administra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9780521606479 (英语).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