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的呼喚

血的呼喚
Panggilan Darah
De Orient Magazine advertisement for Panggilan Darah (1941).jpg
在《東方》雜誌上刊載的廣告
基本资料
导演 蘇丹·烏斯曼·卡林英语Sutan Usman Karim
监制 曹星漢
剧本 蘇丹·烏斯曼·卡林
主演
制片商 東方影業
产地  荷屬東印度
语言 印尼語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 1941年6月30日 (1941-06-30)(荷屬東印度)

血的呼喚》(印尼語Panggilan Darah)是一部1941年的荷屬東印度(今印度尼西亞)電影,由曹星漢出品,由蘇丹·烏斯曼·卡林英语Sutan Usman Karim擔任導演、編劇,並由東方影業發行。這部黑白電影達莉亞英语Dhalia蘇莉普英语Soerip主演,故事講述一對失去雙親的姊妹先在殖民地首府巴達維亞(今雅加達)設法謀生,後來到爪哇中部古突士英语Kudus一家丁香煙英语Kretek廠工作的經歷。

本片在爪哇中部一家孤兒院和兩家工廠取景,曾經在東印度群島和新加坡上映,在商業上還算成功。本片包括九首格朗章英语kroncong歌曲在內的配樂大受公眾好評,而電影中演員的演出也獲得影評的讚揚。雖然如此,不久後東方影業卻因為無法回本而與多元影業合併。這部電影至少在1952年8月仍然有戲院放映,但如今很可能已經散佚

故事大綱

達莉亞和蘇莉普(由同名演員飾演)是一對失去雙親的姐妹,她們離鄉別井,嘗試在殖民地首府巴達維亞(今雅加達)謀生。兩人在經歷過一段很長的窮困時期之後獲哈吉·伊薩(莫赫達·威查雅飾)收留,成為伊薩家裏的女傭。雖然兩人一開始感到興高采烈,不過後來她們發現伊薩的妻子(沃莉·蘇蒂娜飾)是一個經常毆打她們的殘酷女主人。與此同時,伊薩的未來女婿也不斷挑逗達莉亞,令他的未婚妻感到沮喪。

兩姊妹後來決定逃離伊薩的寓所。她們來到了古突士英语Kudus(今屬中爪哇省),並在朋友(S·波尼曼飾)的幫助下在尼蒂森米托(Nitisemito)丁香煙英语Kretek廠找到工作。她們逃出伊薩的寓所後不久,伊薩接待了一位客人,客人透露兩人正是自己的侄女。這使得伊薩要在報章上刊登廣告尋找這兩位年輕女子,請她們回到巴達維亞。

伊薩的尋人行動不很成功,直至兩姊妹得知伊薩尋人的事情之後,她們才迅速回到巴達維亞。兩人在伊薩的家中受到熱烈歡迎。伊薩的妻子不但對她較早前對待兩姊妹的方式感到後悔,而且還以豪華的方式款待兩人,並支持達莉亞建立一家孤兒院的計劃[1]

製作

《血的呼喚》是蘇丹·烏斯曼·卡林的執導處女作。他通常被稱為蘇斯卡(Suska),是一名記者,曾經加入過由安查爾·阿斯馬拉英语Andjar Asmara領班的巡迴戲劇團「博萊羅」(Bolero),並憑着由他編寫劇本的《血的呼喚》成為其中一位在1940年代加入影壇的當地記者[a][2][3]。這部電影是他為總部位於巴達維亞,由華裔製片人曹星漢(Tjho Seng Han)經營的電影公司東方影業拍攝的,該公司之前發行過的三部電影全部都由楊章生執導,不過自從楊氏跳槽到大華影業之後,東方影業便需要招攬新導演[4][5]

本片由印歐人英语Indo People攝影師J·J·W·史蒂芬斯(J. J. W. Steffens)以黑白電影膠卷攝製,並由蘇馬詹(Soemardjan)負責剪輯工作[5]。 本片的拍攝場地包括一家由S·Z·古納萬(S. Z. Gunawan,在電影中飾演自己)擁有的穆斯林孤兒院,古突士的尼蒂森米托煙廠,以及北加浪岸一家由陳耀麟(Tan Jauw Lin)擁有的蠟染[3]。在2009年的一部著作中,印尼電影歷史學家米斯巴赫·尤薩·比蘭英语Misbach Yusa Biran從1940年代東印度群島其中一家大型煙廠尼蒂森米托在電影中的重要地位指出這部電影的一部分成本可能是由尼蒂森米托贊助的[6]

演唱技巧已經為人熟悉的達莉亞、蘇莉普和S·波尼曼都參演了這部電影,這部電影的配樂包括了九首格朗章英语kroncong歌曲[b][6][8]。其他在本片扮演角色的演員還有沃莉·蘇蒂娜(Wolly Sutinah)和莫赫達·威查雅(Mochtar Widjaja)。這是蘇蒂娜參演的第一部東方影業電影;其他演員之前都曾經在東方影業出品的電影中演出[9][10][11][12][13]

發行與反響

蘇莉普英语Soerip為該片拍攝的宣傳照

1941年6月30日,《血的呼喚》在巴達維亞的好麗安戲院(Orion Theatre)進行首映。報導稱這部電影還算成功[4][14],大部分票房收入都來自低下階層的觀眾[6]。及至當年8月,該片已經在泗水上映[15],到了9月新加坡海峽殖民地的一部分)也上映了這部電影[16]。總部位於日惹的考爾夫-比寧出版社(Kolff-Buning)在當年出版了一本由魯斯淡·蘇丹·巴林迪赫英语Roestam Sutan Palindih撰寫,改編自這部電影的小說作品[17]

影評家對《血的呼喚》的評價不一,從對該片有褒有貶的影評到對該片讚譽有加的影評都有出現過。記者蘇羅諾[c]在娛樂雜誌《世界舞台與電影》(Pertjatoeran Doenia dan Film)中撰文,對該片對伊斯蘭教關於照顧孤兒的訓令的描述感到高興[18]。總部設於泗水的日報《泗水商報》也刊登了一篇匿名影評,認為這部電影是「特別的」[d],並讚揚蘇莉普在演出自己的角色時率性而為[15]。比蘭寫道低下階層的觀眾很喜歡本片的配樂,不過知識份子卻嘲笑片中工廠主管帶着吉他上班的橋段[6]。他認為本片的故事大綱不合邏輯,質疑為甚麼兩姊妹不在家鄉工作,以及為甚麼這對窮困的姊妹能夠從巴達維亞到達400公里(250英里)以外的古突士[6]

後續

東方影業在製作《血的呼喚》一片之後因為無法收回成本而和由荷蘭人擁有的多元影業(Multi Film)合併,並停止製作故事片[4]。蘇斯卡離開了東方影業,之後他加入了鄭丁春的爪哇工業電影公司,並為該公司執導《勒娜·慕度·馬尼甘英语Ratna Moetoe Manikam》一片[19]。本片大部分演員在餘下的人生中都繼續活躍於影壇。在接下來的50年裏,達莉亞和蘇莉普一直活躍於影壇;直至1990年兩人才參演最後一部長片:達莉亞參演的最後一部長片是《鬥士查葛·吉蘭那》(Pendekar Jagad Kelana),而蘇莉普參演的最後一部長片則是《自從愛情創造了出來》(Sejak Cinta Diciptakan[9][10]。波尼曼和蘇蒂娜之後也繼續活躍於影壇,直至兩人退出影壇為止——波尼曼在1975年退出,而蘇蒂娜則在1986年退出[11][13]。只有威查雅沒有在往後參演任何電影的紀錄[12]

直至1952年8月,當地仍有戲院放映《血的呼喚》一片[20],不過這部電影如今可能已經散佚。荷屬東印度的電影膠卷以非常易燃的硝化纤维製成;1952年,國家電影製片廠英语Produksi Film Negara發生大火,倉庫嚴重焚毀,此後以硝化纖維製成的電影膠卷都被故意銷毀[21]。因此,美国视觉人类学家卡尔·G·海德英语Karl G. Heider便推論,認為所有在1950年前制作的印尼电影均已散失[22]。不过,J·B·克里斯坦托(J.B. Kristanto)在《印尼电影目录》中表示,印尼電影資料館收錄了幾部荷屬東印度电影,使之得以流傳[23]。而电影历史学家米斯巴赫·尤薩·比蘭英语Misbach Yusa Biran則指出,有几部日本宣传电影藏於荷兰政府新闻处英语Netherlands Government Information Service,並留存至今[23]

備註

  1. ^ 其他在同期加入影壇的當地記者還包括安查爾和伊努·貝巴塔薩里英语Inoe Perbatasari[2]
  2. ^ 格朗章是一種受到葡萄牙音樂影響的印尼傳統音樂,在當時很受低下階層土著英语Native Indonesians歡迎[7]
  3. ^ 蘇羅諾在撰文的時候是《公平》(Adil)雜誌和《阿爾法奇》(Alfatch)月刊的編輯[18]
  4. ^ 原文:「is iets bijzonders.」

腳註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