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喜多氏

宇喜多氏
Japanese Crest ken Katabami.svg
劍片喰
本姓 百濟王氏三宅氏日语三宅氏[1]:第10-17頁
伊予皇子流三宅氏[1]:第10-17頁
天日槍流三宅氏[1]:第10-17頁
賴仁親王日语頼仁親王兒島氏[1]:第10-17頁
佐佐木氏流兒島氏[1]:第10-17頁
家祖 宇喜多宗家日语宇喜多宗家
种别 武家
出身地 備前國兒島郡兒島日语児島(現岡山縣倉敷市岡山市南區玉野市一帶)
代表人物 宇喜多直家
宇喜多秀家
支系 坂崎氏日语坂崎氏(武家)
浮田氏(武家)

宇喜多氏(日语:宇喜多氏うきたし)是日本室町時代江戶時代武家氏族,發跡於備前國兒島郡兒島日语児島(現岡山縣倉敷市岡山市南區玉野市一帶)。

由來

按《宇喜多能家壽像畫贊》記載,宇喜多氏是出自百濟王氏三宅氏日语三宅氏來到兒島後冠姓宇喜多而來[1]:第10-17頁,而岡山藩士土肥經平編撰的《備前軍記》亦提及此說法,但是指出《日本書紀》和《新撰姓氏錄》中記載三宅氏為新羅王子的後裔,而非百濟,並且主張三宅氏是天日槍的後裔兒島高德之子兒島高秀才是宇喜多氏之祖。另外,《備前軍記》亦指出按河野氏日语河野氏稻葉氏日语稲葉氏家傳日语家伝記載,孝靈天皇之子伊予皇子有三子,其中一子是三宅氏之祖,另一子則是越智姓日语越智氏河野氏之祖,《太平記》稱兒島和河野為同族,即源於此說法。然而,由於伊予皇子並未記載於《日本書紀》和《本朝皇胤紹運錄日语本朝皇胤紹運録》上,因此相對地出自新羅的說法較為可信[2]:第44-46頁

《宇喜多戰記》則記載宇喜多氏與三宅氏、喜多村氏、紀氏日语紀氏均是出自百濟王氏。此外,按《吾妻鏡》記載,後鳥羽上皇承久之亂後被流放至隱岐島,其子賴仁親王日语頼仁親王亦被流放至兒島,並在尊龍院日语五流尊瀧院死去,而按照尊龍院保存的系譜顯示其後裔是兒島高德,與此同時佐佐木氏系譜亦指兒島高德為其後裔,對此,歷史學者渡邊大門日语渡邊大門認為這是典型的貴種流離譚日语貴種流離譚,因此缺乏可信性[1]:第10-17頁。然而,出自百濟王氏亦只是宇喜多氏自己的說法,實際上宇喜多氏的由來依然不明[1]:第21頁

宇喜多氏在文獻上最早出現於《西大寺日语西大寺 (岡山市)文書》文明元年(1469年)5月「宇喜多五郎右衛門入道寶昌」寄進日语寄進狀,該狀顯示當時寶昌的經濟基盤為金岡東莊(現岡山市西大寺一帶),邑久鄉亦為其勢力範圍(現岡山市東區邑久鄉)。由於《西大寺文書》有大量有關宇喜多氏的文獻留傳下來,因此渡邊大門推測宇喜多寶昌是宇喜多氏的先祖[1]:第30頁

歷史

直家以前

宇喜多能家肖像,岡山縣立博物館館藏

按《西大寺文書》記載,宇喜多宗家日语宇喜多宗家[注 1]守護代浦上基景家臣嶋村秀久之命發送文書,顯示當時宇喜多氏當時臣屬於守護赤松氏。文明2年(1470年),則宗通過嶋村要求宇喜多氏處理中吉左京進在邑久鄉安仁社的違法行為,由於邑久鄉位於豐原莊(現岡山縣瀨戶內市邑久町豐原)內,而且根據《黃薇古簡集),豐原莊曾是宇喜多氏的所領,宇喜多能家去世之地砥石城日语砥石城亦是位於豐原莊附近,這顯示豐原莊一帶為宇喜多氏的勢力範圍[1]:第33-34頁

延德4年(1492年),宇喜多久家日语宇喜多久家一改其父宗家順從的態度,原本已經擁有金岡東莊的宇喜多氏,按《西大寺文書》記載,其一族以代官日语代官的身份入侵金岡西莊,久家在保持與浦上氏鬆散的關條的同時積極擴張,加上按《難波文書》記載,難波氏曾經就自己的知行日语知行提出訴訟,久家對此表示不干涉,這顯示久家的地位得到周邊領主日语領主認同。另外,擁有地利的宇喜多氏亦通過各種資源和貿易,獲取巨額利潤,位於美作國不但有豐富的礦物資源,而且木材通過吉井川日语吉井川可以搬送至位處於下流的金岡東莊,加上比鄰瀨戶內海,能夠以海上交通來跟各地進行貿易,西大寺和福岡日语長船町福岡的市場亦讓宇喜多累積了大量的財富。久家利用這些資金大手購入金岡東莊周邊的土地,逐漸讓其轉化為自己的所領日语所領[1]:第35-37頁

明應6年(1497年)3月16日,浦上宗助日语浦上宗助率領約一千兵力從三石城日语三石城出發,攻擊由松田氏日语松田氏富山城日语富山城 (備前国),但是遭到松田元藤日语松田元藤率領的援軍500人所擊敗,宗助敗走後設陣於龍之口山(現岡山市中區北區祇園日语祇園 (岡山市)一帶),但是松田氏採取包圍戰,試圖讓宗助彈盡糧絕。按《備前軍記》記載,宇喜多能家日语宇喜多能家讓60多名士兵扮成農民,在深夜於各村落到處放火,在松田氏自顧不暇的情況下,憑籍少量兵力救出宗助。明應8年(1498年),則宗不敵浦上村國而逃亡至播磨國白旗城日语白旗城,原本則宗旗下的士兵已經準備逃走,但是在能家的激勵下,死守到底,最終村國無功而還。及後,則宗擁立赤松義村,並且投靠赤松政秀,在管領細川政元的仲裁下,雙方和議收場。文龜2年(1502年)冬天和翌年正月,能家先後於矢津(現岡山市東區矢津)和牧石川原(現岡山市北區玉柏)再次擊退松田元藤[1]:第41-44頁

永正16年(1519年),播磨國鵤荘日语鵤荘無法上繳年貢日语年貢,原因是有人指浦上村宗日语浦上村宗不忠於赤松義村,義村隨即停止其職務,有指散播謠言的是小寺則職日语小寺則職 (戦国時代),此舉導致浦上氏和小寺氏日语小寺氏關係惡化。對此,心表擔憂的大內義興御供眾日语御供衆赤松則實前往平息紛爭,但是在同年11月,義村最終帶兵攻打浦上氏的三石城,然而始終未能攻佔城池,並且於翌年1月退兵。4月,義村再次帶兵,目標是村宗的與力美作國守護代中村氏,但是義村始終未能攻佔中村氏所在的岩屋城日语岩屋城 (美作国)。及後,中村氏在得到村宗和赤松村秀日语赤松村秀之弟赤松村景的支援下,而能家當時便作為村宗所派遣的援軍於永正17年(1520年)7月8日於飯岡原(現岡山縣美咲町飯岡)擊敗了赤松軍,同年10月3日村宗抵達美作後,能家率領2,000兵力擊潰赤松軍,翌日確認取得勝利後,於10月7日返回三石城[1]:第50-54頁

大永元年(1521年)義村在室津日语室津被浦上所殺,村宗並且擁立了義村之子赤松政村(後來的赤松晴政)為家督[1]:第56頁。大永3年(1523年)春天,村宗帶領能家等人與攻進播磨的村國展開戰鬥,能家次子宇喜多四郎日语宇喜多四郎深入敵陣被伏兵所殺,在失去兒子的能家奮戰下,擊敗了村國,其表現獲管領細川高國日语細川高国贈馬和釜作為賞賜。儘管如此,失去兒子的能家隱居於砥石城,並且出家[3]:第1416-1417頁享祿4年(1531年),政村與細川晴元派的細川政之日语細川政之四國軍勢取得聯繫,讓永正之錯亂日语永正の錯乱中屬於高國派的村宗麾下的士兵紛紛改投赤松氏,最終村宗等300多人戰死。當時,浦上政宗浦上宗景兄弟年紀尚幼,而浦上氏的反赤松勢力的中心人物島村盛實日语島村盛実天文3年6月以「先代主君的遺命」為由[注 2],突襲能家所在的砥石城,當時城內無兵,加上能家已經年老且步行困難,最終自殺[1]:第63-65頁

直家時期

宇喜多直家木像,原為光珍寺日语光珍寺所藏,但在岡山大空襲期間被燒毀

能家自殺後,其子宇喜多興家日语宇喜多興家未有嘗試抵抗便逃走,其嫡子八郎(其後的宇喜多直家)由乳母帶到備前福岡,及後興家父子又逃至備後國日语鞆の浦。其後,在豪商日语豪商阿部善定的協助下,重返備前福岡,興家最終更迎娶其女,兩人之間誕下宇喜多忠家宇喜多春家日语宇喜多春家。另一方面,據傳直家與繼母的關係不佳,因此寄養在下笠加村(現岡山縣瀨戶內市邑久町下笠加)的大樂院,由伯母養大[1]:第74-75頁。天文5年(1536年)或天文9年(1540年),興家死去[1]:第73頁。根據《備前軍記》記載,直家稱自己為了報仇,故意裝笨,等候時機到來,憑籍其母是浦上宗景的侍女的關係,一定能夠效力於浦上,那時候島村也殺不了我。最終,在天文12年(1543年),直家開始出仕於宗景[1]:第81-82頁。同年,赤松晴政攻佔了宗景在播磨的城砦,宗景亦派兵還擊,這亦是直家的初陣。翌年,直家元服,獲賜邑久郡乙子村(現岡山縣岡山市東區乙子)300宛行地,及後興建了乙子城日语乙子城,並且獲宗景下賜足輕300人,在16歲、17歲時就任了乙子城主[4]:第10-17頁。當時,能家時代的家臣戶川秀安日语戸川秀安長船貞親日语長船貞親岡家利日语岡家利再次效力於宇喜多氏,成為直家的家臣。天文14年(1545年),有謠傳浮田國定日语浮田国定備中國勢力勾結,宗景派遣了直家前往討伐,花了4年時間才攻佔了其所在的砥石城,砥石城交由島村盛實管治,直家則獲得新庄山城(現岡山縣岡山市東區竹原),戰後浮田家臣馬場職家開始從屬於直家[1]:第86頁

天文20年(1551年),直家奉宗景之命迎娶沼城日语亀山城 (備前国)中山信正日语中山信正之女。按《備前軍記》記載,島村盛實與信正與敵人取得聯繫,密謀造反,直家自告奮勇,為報祖父之仇,隨時都可以誅殺盛實,而信正雖然是他的岳父,但是為了宗景,他也可以下手。最終,兩人均被直家所殺,宗景亦將沼城和兩人的過半所領下賜予直家。按《宇喜多戰記》記載,及後宗景的不少家臣都成為宇喜多的家臣。宗景與浦上政宗之間的兄弟爭拗,促使直家能夠擴大勢力。按《備前軍記》記載,永祿3年和4年(1560年至1561年),直家派其弟忠家多次攻擊政宗勢力的穝所元常日语穝所元常,但是未能成功,最終在永祿4年6月,直家派人潛入城中成功暗殺了元常[1]:第89-95頁。永祿9年(1566年)2月,直家派遠藤俊通日语遠藤俊通遠藤秀清日语遠藤秀清,成功暗殺了三村家親明善寺合戰日语明善寺合戰[1]:第112頁。永祿11年(1568年)7月,直家聯合了姻親伊賀久隆日语伊賀久隆和其子伊賀家久日语伊賀家久擊敗松田元輝日语松田元輝松田元賢日语松田元賢父子[3]:第1166-1168頁元龜元年(1570年),直家認為家臣金光宗高日语金光宗高有謀反的嫌疑,命其切腹,其所領岡山城則交由戶川秀安和馬場職家把守。翌年,毛利輝元三村元親攻向由植木秀長日语植木秀長之子植木秀資把守的佐井田城(現岡山縣真庭市下中津井),對此直家與久隆派出了援軍,並且成功擊退毛利軍,但是毛利軍以松山城猿掛城日语猿掛城為據點,召集了更多的兵力,趁秀資出戰出雲國期間乘虛而入,佔領了佐井田城。元龜3年(1572年),輝元再度揮兵攻向宗景,但是室町幕府讓兩者停戰。然而,天正元年(1573年),征夷大將軍足利義昭離開了二條城,並且進入槙島城日语槇島城舉兵討伐織田信長,但是瞬即遭到信長反擊,最終義昭則被信長逐出京都,前往了若江城日语若江城,由三好義繼所保護,是為槙島城之戰。宗景亦因此借助了信長的力量,與山中幸盛尼子氏舊臣一同對抗毛利氏[4]:第243-246頁

同年,按《吉川家文書》記載,信長向宗景下賜了刻有播備作三字的朱印日语朱印,此舉等同信長承認宗景在播磨、備前和美作的支配權。翌年,直家撰寫起請文與宗景訣別。天正3年(1575年)10月,直家攻佔天神山城日语天神山城 (備前国)[1]:第122-124頁。其後,信長派遣荒木村重加強對備前播磨戰線的支援,播磨的有力者赤松則房赤松廣秀日语斎村政広小寺政職別所長治以及宗景本人亦先後上洛,顯示播磨國內大量勢力均靠攏織田氏,另一方面直家則從屬於毛利氏,在天正5年(1577年)3月,直家進攻廣秀所在的龍野城日语龍野城。及後,直家與小早川隆景匯合後進軍至英賀日语英賀,與小寺氏交戰。與此同時,信長派出了羽柴秀吉,是為中國征伐[1]:第147-150頁。天正6年(1578年)7月,上月城之戰爆發,毛利與宇喜多的聯軍最終攻佔上月城,逼使了尼子勝久自殺,並且活捉了山中幸盛[1]:第157頁。翌年,直家背叛毛利,在秀吉的斡旋下改為歸順於信長,並且讓姪兒宇喜多基家日语宇喜多基家前往與正在有岡城之戰作戰中織田信忠會面,發誓效忠於織田氏。隨後,宇喜多和毛利在各處開戰,直家消滅與毛利聯手的後藤勝基日语後藤勝基,又毒殺了有謀反嫌疑的女婿伊賀久隆,直家之弟忠家亦在津高郡辛川(現岡山市北區西辛川、辛川市場一帶)擊退小早川隆景。天正9年(1518年)8月,八濱合戦日语八浜合戦爆發,宇喜多軍的大將基家被村上水軍夾擊下戰死,儘管如此,但在戶川秀安的指揮下,能勢賴吉日语能勢頼吉宍甘太郎兵衛日语宍甘太郎兵衛等八濱七本槍奮戰下,成功擊退了穗井田元清率領的毛利軍。直家雖然在同年2月14日已經死去,但是正式公開其死訊已經是翌年正月9日才公開[4]:第248-250頁

秀家時期

宇喜多秀家肖像,岡山城所藏

家紋


評價

對後世的影響

系譜

參考資料

註解

  1. ^ 渡邊大門認為宗家的「宗」字是來自浦上則宗日语浦上則宗,而寶昌則是宗家之父[1]:第33頁
  2. ^ 渡邊大門認為推測能家在享祿4年(1531年)時離開了村宗,轉投了赤松氏陣營,因此「先代主君的遺命」便是對叛變的能家進行報復。然而,此觀點未有歷史文獻能夠證明[1]:第65頁

參考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渡邊大門日语渡邊大門. 宇喜多直家・秀家 ——西国進発の魁とならん——. 密涅瓦日本評傳選日语ミネルヴァ日本評伝選. 密涅瓦書房日语ミネルヴァ書房. 2011. ISBN 978-4-623059270. 
  2. ^ 土肥經平. 備前軍記. (编) 吉備群書集成刊行會. 吉備群書集成 第参輯:戦記部. 吉備群書集成刊行會. 1922. NCID BN08578087. 
  3. ^ 3.0 3.1 岡山市政府日语岡山市役所 (编). 岡山市史 第二. 岡山市政府. 1936. NCID BN07864331. 
  4. ^ 4.0 4.1 4.2 岡山縣史編纂委員會 (编). 岡山県史 第五巻 中世II. 岡山縣. 1991. NCID BN00148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