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隍廟

上海城隍庙
Chenghuangmiao2.jpg
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
所在 上海市黄浦区
坐标 31°13′40″N 121°29′17″E / 31.22778°N 121.48806°E / 31.22778; 121.48806坐标31°13′40″N 121°29′17″E / 31.22778°N 121.48806°E / 31.22778; 121.48806
分类 古建筑
时代 1926年
编号 7-3
登录 2002年4月27日

上海城隍庙是上海最主要的道教正一派道观,也是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与著名景点,位于上海市方浜中路249号,毗连豫园。上海城隍庙始建于永乐元年(1403年),由原霍光行祠改建而成。此后历经多次扩建,於清朝道光初年达到鼎盛。民国13年(1924年)中元节,“三巡会”举办过程中发生火灾而被毁。民国15年(1926年)重建,采用钢筋混凝土,并於次年落成。1966年4月起,城隍庙开始停止宗教活动,庙产一度改做商场。1994年11月,上海城隍庙归还予上海道教协会,并於次年恢复宗教活动至今。

历史

创设前

吴越地区东临大海,由于长江东海的互相作用,潮汐影响较其他地区为大。遇大潮来临,则往往冲毁堤坝,民众认为这是楚霸王项羽的灵魂发怒所致,故称霸王潮[1]:9。在压胜的影响下,此地多为汉代将领立庙,例如萧何庙、英布庙、彭王庙等。唐代设立华亭县後,始有城隍,遂以汉太祖大将紀信为城隍。宋代为便于城隍巡境,遂於上海务以西一带建立庙宇,作为城隍行祠。蒙元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上海县设立,但蒙古人并无意敕封城隍,因此县内居民仍以祭拜纪信为城隍[1]

除纪信外,相传自东吴末帝时起,就在南部的金山上设立了供奉汉代大司马大将军霍光的庙。宋宣和二年(1120年),赐封显忠庙,後逐渐累加称“金山忠烈昭应庙”。同时,上海一带也多有霍光行祠的建造。[1]:14-15

敕封设庙

大明洪武二年(1369年)正月,明太祖下诏封京都及天下城隍神,县的城隍神敕封为鉴察司民城隍显佑伯,秩四品[2]。洪武六年(1373年)七月,曾任侍读学士、翰林待制的秦裕伯去世。秦裕伯为宋代著名文人秦观七世孙。秦裕伯祖父秦知柔为避靖康之难扬州迁居上海。加之秦裕伯父亲秦良颢为元代著名蒙古文学专家,遂秦氏成为上海望族。秦裕伯也於至正四年(1344年)考取进士。但为官期间,相关建议并未收到元政府的采纳,遂奉其母归沪。洪武元年,明太祖慕名请秦裕伯赴京出任侍读学士等制。秦裕伯病逝后因为明太祖感念其德行,敕封为上海县城隍。

永乐元年(1403年),时任上海知县的张守约县衙西北,原方浜北岸的霍光行祠进行改建作为上海县的城隍庙,以供奉秦裕伯。

扩建

明英宗天顺年间,知县李纹在大殿前修建亭子一座,并刻石记载。城隍庙的庙门最初甚为狭隘,所以庙祝於嘉靖十四年改建为牌坊一座。适逢冯彬抵达上海就任知县,循例谒城隍庙,所以庙祝就请冯彬题写坊名,冯彬遂题“保障海隅”,当时又有永嘉县善于书写大字的幼童来沪,就请其将四字题写於牌坊上。万历三十一年,知县刘一爌对庙宇进行了重建。三年後,知县李继周也进行了修缮。

清康熙二十二年,知县史彩休与住持杨兆麟修建鼓亭两座。雍正十三年,住持又募集资金重修。乾隆十二年,城隍的寝宫被焚毁,知县王侹进行了重建。乾隆五十九年,又经士绅募资修建了後楼。嘉庆三年,修缮了大殿,并在两庑设置二十四司,新建四司殿。道光十六年,西庑及戏楼被焚毁,士绅又集资进行了重建。

灾毁与重建

1842年吴淞战役後,英军於6月19日进占上海县城,并以城隍庙为驻地,占领五日。1853年,刘丽川利用上海官员举行丁祭仪式,发动小刀会起义,并以城隍庙西园(今豫园)为其指挥地,前后占据共18个月。清军破城後,双方在城内展开巷战,城隍庙及其西园又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1860年,太平军预备进攻上海县城,清政府请外国军队参与协防,英法军队即驻扎於豫园,待其撤出後,城隍庙及西园已极为破败。

1865年,上海知县王宗濂鉴于城隍庙经三次兵灾已破败不堪,遂决定重修庙宇。1868年,苏松太道应宝时再度倡议募捐修缮庙宇。两次修缮後,城隍庙基本恢复旧貌。1893年,上海知县王承暄发起募捐,以维修头门、二门、辕门大殿、戏楼及鼓亭等。1909年,时任知县的李超琼又发起了重修大殿及城隍寝宫的募捐。

民国11年(1922年)至民国13年(1924年)间,城隍庙遭遇三次火灾,尤其以民国13年中元节一次最为严重。由于城隍庙将在中元节当日举行例行的三巡会节日活动,但烛台却被人不幸打翻,结果火势迅速延烧,大殿等处全数焚毁。为彻底解决这一问题,负责城隍庙日常事务的邑庙董事会的董事秦锡田叶惠钧黄金荣杜月笙等一致决定将大殿由木质改建为钢筋水泥,但样式仍为传统式样。新大殿由公利打样公司设计,久记营造厂承建,造价为五万元。民国15年4月工程开工,至民国16年11月25日完全落成。在此之前,邑庙董事会另於连云路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建新城隍庙,以供奉霍光神主。由此,上海城隍庙亦被称为“老城隍庙”。

整顿、停办与恢复

1930年6月30日起,城隍庙改由邑庙董事会雇佣道士担任住持的方式管理城隍庙。1937年8月,淞沪会战爆发后,上海城隍庙作为难民接收点,待上海局势稳定后,难民逐渐撤离,城隍庙逐步恢复日常宗教活动。

1949年5月以后,除大殿外,其余各殿均被关闭,但原有神像仍暂予保留。1956年起,上海市宗教局开始整治工作,撤销邑庙董事会,并废止自1930年起的包殿制。1966年4月,上海市宗教局、南市区政府办公室、区宗教科宣布停止城隍庙的宗教活动。文化大革命开始后,1966年8月,红卫兵将原封存的神像等宗教用品置于丽水路停车场一并焚毁。此后,各殿、庭院等处由上海市百货公司小商品批发部、豫园商城使用。

1988年,经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上海城隍庙将归还上海市道教协会,成为全国首座回归道教的城隍庙[1]:188。1994年7月7日,为落实宗教政策成立以市道教协会会长陈莲笙为首,陈从周胡道静王汝刚秦怡等23人为委员的上海城隍庙修复委员会。委员会根据当时情况,采用边修复边开放的方式进行维修。11月28日,豫园商城正式归还包括大殿、元辰殿、财神殿、慈航殿、寝宫和天井等处的庙产。次年1月26日,城隍秦裕伯及夫人储氏塑像重新回到城隍庙。1月31日,城隍庙正式对外开放,恢复宗教活动。1996年4月29日,修复工作基本结束,原修复委员会解散,成立管理委员会,以陈莲笙为主任。2000年11月14日,陈莲笙升座正式成为恢复以来的第一任住持。

建筑

山门、照壁与仪门

上海城隍庙的正门,称为山门,为明朝嘉靖十四年(1535年)落成的木石结构牌坊。牌坊中悬“保障海隅”,原为上海知县冯彬所题名,现今四字依据历史照片於1994年重新书写而成。山门中路两侧石狮也为明清时期遗物。山门对面为青砖照壁,照壁中雕刻有麒麟,寓意为麒麟呈祥,该图案与城隍的补子一样。但在1950年代,上海博物馆曾对松江城隍庙的照壁进行研究时将该图案却称之为“犭贪”,寓意为贪得无厌是万恶之源,成为一则都市传说。照壁背刻有三只羊,寓意为“三阳开泰”。山门与照壁间原为小型广场,清朝末年辟筑方浜中路时改为马路。

中路第二座建筑为仪门,悬一算盘,其上刻“不由人算”,其算珠有上、下,与仪门对联相配“世事何需多计较”、“神界自有大乘除”。同时,仪门为两层,二层面向大殿一侧日常为经堂,逢城隍及城隍夫人诞辰时,将会卸下木窗,改做为戏台。

大殿、元辰殿及两庑

仪门後为大殿,建于1926年,为钢筋水泥材质,其正中供奉霍光神像及神主,由赵朴初题写的城隍庙牌匾亦悬挂於大殿门上。霍光神像两侧分别为文武判官神像,墙边则各有日巡行功曹和夜巡行功曹。另有八名皂吏,分别为值日受事、值日传事、奏事和行事各两名。大殿墙边由戴敦邦绘制的《群仙欣会图》壁画,其中包括三清玉皇大帝斗姆元君三官大帝四海龙王财神关帝文昌帝君八仙张天师等神仙。

大殿后连通元辰殿,元辰殿供奉六十太岁,因而又称太岁殿。为便于信众寻找本命太岁,按十二生肖分左右两侧排列,每组五位太岁神。抗战时期,为避免炮火和日军的破坏,一度将位于南市淘沙场的陈公祠中陈化成塑像搬入元辰殿中,因此後世误以为陈化成为上海的城隍之一。抗战后,陈化成塑像仍归陈公祠供奉,後迁入宝山陈化成纪念馆。

大殿左右两侧分别楼阁分别为三官殿、月老殿、财神殿、慈航殿。分别供奉道教的天官地官水官月老、药王孙思邈车神,财神赵公明招宝天尊萧昇、纳珍天尊曹宝、招财使者陈九公利市仙官姚少司,慈航大士眼母娘娘天后

城隍殿及两庑

元辰殿后为天井,天井正面正对城隍殿。城隍殿供奉明太祖敕封的上海县城隍神秦裕伯神像。城隍着明代四品官员常服,前方设办公的几案,并设有笔墨、砚台、官印和令箭等,几案前有两个童子像,手捧案卷。城隍殿两侧设有警示牌、锣、行灯、香炉和旌节幡幢等出行所用的仪仗。根据明代礼制,城隍原不塑像,只设神主,且仅书“上海县城隍之神主”。清初起,开始出现神像,但由于城隍需要出巡,因此神像为“衣架像”,即仅头部为木雕实像,身体部位为衣架。

城隍殿两侧殿宇分别为关帝殿和文昌殿,分别供奉关帝与文昌帝君。

圖集

参考文献

  1. ^ 1.0 1.1 1.2 1.3 薛理勇. 老上海邑庙城隍. 上海福建中路193号: 出版商. 2015年8月. ISBN 978-7-5458-1113-1. 
  2. ^ 《明实录·太祖实录》卷38·正月丙申朔条:“封京都及天下城隍神……县为鉴察司民城隍显佑伯秩四品”

外部链接

参见